财富超英女王三倍、却住在没有热水浴缸的房子 看英国首位女亿万富豪的“抠门人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erapivitiligo.com/,北京人和

她是英国第一位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豪,身价16亿英镑,财富是英国女王的三倍;

一头精心修饰的银发,一双舒适轻便的皮鞋,一身打折时半价抢购的铁青色直筒连衣裙,这看起来是不是很像一位慈善的邻 家老太?不过,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位不起眼的老太太,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在手指头戴上一个镶着大钻石、成色十足的大金 戒子,她也可以乘坐自己的私人喷气式飞机或者直升机到处旅行,或者驾驶300英尺长的私人游艇登陆自己的小岛。

这位73岁的老太太正是Specsavers眼镜帝国的创始人,英国第一位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豪,她的身价大约16亿英镑——几乎是英国女王的三倍之多。然而,除了喜欢趁霍布斯品牌打折时抢购几件心仪的服装以及对她的“座驾”——一辆“老爷式”自行车比较挑剔以外,玛丽根本算不上“挥霍无度”的土豪。

相反,玛丽是一个工作狂,一周工作七天,喜欢步行、骑自行车、阅读以及参加当地合唱团的演出,整个一个退休老太太的感觉。

她每天骑着自己钟爱的那辆黑色自行车,从位于格恩西的简朴的四室的家里出发去上班,在员工餐厅吃饭。她也喜欢自己做家务,在家政人员还没到家之前,她会先把自己的家来个快速清洁。

她还很谦卑。有一天,一位店员在她面前行屈膝礼,这让她难堪得要死。想起当时的场景,她甚至脸上还一阵阵发红。

然而,这位容易害羞的老太太却是Natwest女性奖的赞助人,这个奖项用于奖励那些孩子 不满12岁的女性创业者。

与其他富豪楴上的富翁们不同,玛丽和她的丈夫道格的财富完全是自己白手起家而来。这些财富中的大部分来自于他们的公司创业初期在家里客房里搭建的一张临时的台子。与时同时,他们还得不断地在换尿布、哭叫不停的孩子、保姆、清洁工等不同的角色之间随时切换。

“这看起来很疯狂,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她说。她尽量向前看,“还好我有个双人推车,每天就推着她们上班 ,我还请了个人帮忙,所以,日子总得继续。我们忙得有时候忘了吃饭。”

琐事越来越多,但仍不能阻止玛丽的步伐。玛丽去参加销售大会,会带着孩子一起去,渐渐长大的孩子成了她的小帮手,会帮忙填信封,并把眼镜包装好并邮寄出去。

玛丽的父亲是一位店员,后来花了4年时间在夜校学习光学眼镜的制作。正是父亲鼓励她去加的夫大学学习光学制造。

玛丽还依稀记得是怎样遇见道格的:道格的专业是验光技术,开学后的第三周,两人在舞会上相识了。

“他是唯一的有车一族。舞会后他送我回家,于是我们就相恋了。”她说,“尽管这不是我爱上他的唯一理由,但他的行动确实打动了我的心。”

1980年,他们有了23家名品折扣店,后来,他们以200万英镑的价格将公司卖出。

随后,他们想过平静的生活,于是道格在一所大家当兼职讲师,玛丽则自愿去做一些慈善工作。

但这种清闲并没有持续太久。1986年,撒切尔夫人放松了对眼镜商的严格管制,并首次允许眼镜商对产品和服务打广告。玛丽和道格嗅到了把平价眼镜带给大众的机会。

她在家里的客房里搭建了临时办公室,自己设计了镜片展示台,并给公司取名为Specsavers,意指人们在这里可以轻而易举地买到便宜的眼镜。这个名字的灵感来自于他们的一次法国之旅。

1984年,他们的第一家分支机构在格恩西开业,现在,Specsavers占领了英国4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10个国家如西班牙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有1800个分支机构。英国女富豪排行榜

从那时起,公司就再没有关闭任何一家店铺,也没有任何债务。玛丽和道格从未想到要卖掉它。每当有人问起,他们就会说 :“为什么要卖呢?我们又不差钱。”

这对夫妇如今还是住在他们1980年买的简朴的房子里,没有泳池,没有游船,甚至没有热水浴缸,他们也不雇佣营养师、管家、造型师或者厨师,只有一位跟随了他们30年的忠实的清洁工。

作为公司的董事会主席,玛丽对细节相当重视。她曾经戴上假发乔装打扮,以顾客的身份暗访门店,以此测试店员的顾客服务。

在格恩西,玛丽甚至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虽然现在不必天天去公司,但玛丽仍旧习惯骑着自行车去上班。道格也一样,他们都没有自己的小汽车。

“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我从来不想去改变。”她说。他们就以这样独特的方式一起工作了50年。

正如员工所说的那样,玛丽是外向、健谈和热情的,她知道每个员工的名字、生日、纪念日,并且参加了当地的很多慈善机构的活动。正是由于她对当地公众服务和商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她被授予女爵士勋章。

不过,玛丽也有让她感觉遗憾的事情——工作如此卖力,以至于她错过了在孩子小时候和他们一起玩耍的时间。

在玛丽热衷于公司业务发展的同时,道格正在制定新的5-20年计划,他希望他的计划能够对眼镜产业带来变革。

退休,对这个家族的人来说意味着羞耻。但即便这样,这一天终究会到来,那么玛丽意识到了吗?

“我还从没想过退休,”玛丽说,“但我的家庭非常民主,如今儿子承担了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如果他们认为有一天我不适合再参与公司的管理,他们会毫无顾忌地说出来。”

不过,正如没有女王的白金汉宫不是真正的白金汉宫,没有玛丽的Specsavers还能一如既住地前进吗?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